是因为投资的壁垒只存在于境内和境外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8-30 17:32    次浏览   

阿里影业就是当代东方在《碟中谍5》项目上联合的利益共同体之一。阿里影业联席总裁张蔚曾表示阿里影业的互联网基因能为好莱坞影视公司带来额外的价值,能够让影片和他的核心观众之间产生彼此的互动,围绕好ip进一步开发衍生品等其他相关产业链的开发。阿里影业公关部负责人证实:“阿里影业通过协调阿里巴巴集团内外等多平台、多商家,在电影上映前密集展开宣传及营销攻势,最终协助《碟中谍5》取得了8.6亿元的票房成绩。阿里影业开发了电影衍生品,并取得超过1000万元的销售额。”在与派拉蒙第二次合作的《星际迷航3》项目中,阿里影业共推出了300多款的衍生品,销售额超过3000万。

2 第二级是全球发行公司,参与投资好莱坞六大发行公司出品的项目可分全球票房,也享有全球署名权;

4 第四级就是拥有中国区配额的公司将手中配额通过溢价或者联合的方式分给其他公司。中国公司的信用度就是与好莱坞谈判的核心竞争力。

面对好莱坞无懈可击的投资体系,蓝米提出了当代集团的两层风控体系:“第一层风控体系是降低风险,从源头最上游开始投资,不接受后期溢价的参与,一般可降低50%的风险。独立制片公司也有投资顺序,第一是导演和制片人、演员的份额,第二是常用投资人的有条件分配,第三是固定回报。除此之外,影片中还会有非现金投入,比如制片人、导演、演员的‘技术入股’,也会给股权和份额打对折。再到中方的时候就会往往再次溢价。第二层风控体系就是把中国区版权拿过来,变成可控的收益,然后联合利益共同体一起去面对北美和中国市场。同时把优秀的制片公司拉过来做投资,分享全球收益。这又降低了25%的风险。”

进口片投资按照类型可分为单体项目投资和片单投资,因为好莱坞的信用体系都是基于以往合作,所以国内公司试水好莱坞一般都是先从单体项目投资开始。华桦影业从1905口中抢下《变形金刚5》,一战成名,随后又参投了派拉蒙出品的《忍者神龟2》、《星际迷航3》和《侠探杰克2》,数次愉快的合作最终推动了与派拉蒙的长线合作。

但是美国成熟电影产业还是叫无数中国金主趋之若鹜。尤其好莱坞的风控瀑布流——即从最悲观到最乐观的收益预期,让国内投资方特别有安全感。因为国外所有的数据都是可追溯的真实数据,所以可以预计在最悲观的票房收入情况下,投资方的收益结果。“比如汤姆·克鲁斯的片子,我们做调查发现他的片子全球票房平均在2.5亿美金左右。那么下一部影片筹备的时候,一定会从5000万开始计算投资回报率是多少。投资方能完全洞悉,随着票房的浮动我的收入会是多少,收益分档次、分级别计算,扣除版权、有线电视发行费用后,得到的结果几乎是贴近事实的投资回报比。加上对非理性因素的评判,决定要不要在5000万-2.5亿期间投资。如果我在5000万的时候就回本了,为什么不参与呢?”蓝米突然转折,“唯一的意外因素是,片子在上映之前就折了,没拍出来。”

中国企业投资好莱坞会受到货币政策影响,陈永雄觉得博纳在美国上市对博纳影业投资好莱坞电影没有太大的影响,是因为投资的壁垒只存在于境内和境外,博纳影业虽然总部在北京,但还是一家香港资源为主的公司。国内企业在香港如果有分公司会占有更大的优势,因为好莱坞接受投资和支付回报都必须是美金账户出入。蓝米解释回收资金还存在税收的问题:“首先要按照合约在美国扣税,到国内还有企业所得税,以及离岸交易税。”

熙颐影业在今年戛纳电影节上卖出了《洛杉矶大劫案》的美国发行权。这得益于熙颐影业的“核心团队从2008年起就在好莱坞发展,团队积累了多年的电影操盘经验和优质的业内资源”,韩薇表示:“此前我们就和《黑天鹅》的导演达伦·阿罗诺夫斯基有一些交情了,各种天时地利加上我们双方的积极促成,就最终达成了这次由《黑天鹅》原班人马打造的《第一夫人》的合作,由我本人担任这部电影的监制,我们公司也是早在项目剧本阶段就参与进去了。”熙颐影业还通过收购的子公司insiders与全球最大的经纪公司caa、国际发行公司wild bunch合作投资了《爱恋》,并协助推送《爱恋》参选了去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收购insiders之后,他们拥有了将自己投资出品的作品发行至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能力。

《变形金刚4》由派拉蒙公司制片,cctv6电影频道和1905电影网协助拍摄,在制作过程中1905负责谈国内取景地和广告招商等合作,《变形金刚4》剧组甚至因为这次深入的合作在海关享受绿色通道。结果影片上映前后,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因片方未按照约定履行义务而在全球首映后宣布全面解除与电影的合作、重庆市武隆喀斯特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因为影片中没有按约定出现“中国武隆”字样起诉派拉蒙、周黑鸭不满广告植入效果让本片再次陷入广告纠纷……一场看上去很美的双赢最终沦为闹剧。《变形金刚4》在创造了现象级票房之后也未能获得密钥延期的优待,一个月后按时下映,票房止步19.66亿元人民币。到了《变形金刚5》的时候,派拉蒙放弃了1905,转而与华桦传媒合作。

今年3月,万达集团欲以10亿美元收购dick clark productions的交易破裂,dick clark的所有方eldridge industries在电邮中透露因万达未能履行合同义务而终止交易。此例象征着,随着中国政府加大力度打击资金外流,中国企业收购好莱坞公司的热潮开始冷却。

一般单体项目的投资收益要等上两三年才能完全回收,当代互娱联席总裁蓝米坦言:“《碟中谍5》的钱到现在都还没收完,虽然全球票房3-6个月就固定了,但版权收入是一直持续的。不过我们已经赚钱了。”

3 第三级是中国区发行权,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和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在中国大陆拥有影片进口权,在这一级合作的主要是国内的发行公司,他们可以分享中国区的票房(小部分公司参投后会参与到全球票房的分红,这个取决于谈判);

目前为止,中国公司大多是参与到第二级和第四级的投资。前两级的投资配额取决于公司在好莱坞信用体系中的地位,当然每位中国的投资人都希望能拿到最原始的份额,但能真正投资到制片环节的凤毛麟角。2015年博纳投资tsg娱乐、2016年初万达砸下35亿美金收购传奇影业、2016年10月阿里入股amblin partners为的都是在原始份额中分一杯羹。博纳首席运营官陈永雄证实,博纳在美国上市,至少在初期对博纳和好莱坞合作有一定的帮助。阿里影业此前与派拉蒙合作《碟中谍5》、《忍者神龟2》和《星际迷航3》都是为了建立和增加其在好莱坞的信用额度,合作愉快是进一步合作的基础,反之就会遭到弃用。

1 第一级是独立制片,参与投资海外独立制片公司可分享最原始投资份额、全球票房、且在全球享有署名权;

“好莱坞很聪明,投资上会设置很多环节让你去参与。但能赚钱的时候肯定不会分给你,与中方合作是看中了中国的主力票仓。只要不动到他们的蛋糕,就可以讨价还价。片单投资将卖座和海外有风险的影片打包,也是好莱坞变相分担风险的伎俩。好莱坞影片给到中方的投资份额往往不会超过15%,很赚钱的项目可能只有5%。”蓝米透露,“好莱坞很多制作公司就是一家金融机构,一般公司结构就是得过奥斯卡的制作大咖,搭配有金融属性的合伙人,要不就华尔街出来的银行家,要不就石油大亨。好莱坞整个制片体系和后期保障体系,就决定只要他码这个盘子,就有一些固定的成本会被别人承担——院线发行就有预售,银行发行就可以贷款,还有完片担保(做完片子就给你钱),好莱坞的完片担保制度、资金私募能力和发行渠道,保证影片在上映之前有60%-80%的收益都是稳妥的,剩下的20%-40%的风险就是博全球票房。好莱坞是制片人中心制,制片人负责合同管理;执行制片人负责带资源进来,帮制片人组盘。这个私募体系用于分担那20%-40%的风险。”

面对收益的时间成本和投资风险的压力,部分公司在实力允许的情况下,会更倾向于选择片单投资——简单来说就是一个项目有风险,那就多投几个项目。一方面为中方和好莱坞双方节省了谈判所消耗的时间和精力,另一方面根据二八原则,“投十部起码有两部是值得期待成为爆款的,相对来说投资风险也会降低”。

第一级投资的独立制片公司大多与六大合作紧密,比如skydance、focus features、bad robot这些公司。他们与六大合作的项目分两类,一类是他们制作的电影和六大合作发行,六大占30%-50%的份额;另一类是六大的电影由他们来承制,收取200万-500万的承制费用。要求独立制片公司的能力得到六大的认可。同样的,中国投资方的能力也需要得到独立制片公司和六大的认可才能真正迈进好莱坞的大门。派拉蒙是好莱坞最喜欢开放投资份额的发行公司,但蓝米也指出:“派拉蒙票房成绩在六大中比较靠后,他们也更喜欢授权,把ip资产快速的变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