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节目要生存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10 11:12    次浏览   

进一步说,善待动物是文明,有助于消除社会隔阂,增进和谐。美国研究人员将一组因暴力犯罪被监禁的男性囚犯与一组没有犯罪记录的人进行对比,结果 25%的罪犯承认在儿童时代有过虐待动物的行为,而对照组鲜有此种行为发生。推理开来,这种暴力侵袭的过程不仅会从动物扩展到人,一个遭受虐待的孩子反过来会变成一个施暴于人的孩子,长大后,甚至可能成为一个虐妻的丈夫和虐子的家长。如果让孩子们接受了动物福利可以被忽视的观念,那么,这样的电视节目不应自我检讨和反思吗?

抗议《奇妙的朋友》是善意的提醒——娱乐的边界问题应得到厘清。

据新华网报道,湖南卫视《奇妙的朋友》这档首次把动物当做主角的电视节目成为观众们热议的话题。“倭猩猩之友”等国际组织发布联合声明,表示抗议,“这个节目引发了我们多方面的担忧,它有损动物福利,传递了关于野生动物保护的错误信息,并对公共健康造成了潜在的威胁。我们在此要求节目立即停播,正在制作中的同类节目也应停止拍摄。”

近年来,电视盲目追求收视率,追求观众的眼球和注意力,往往忘记了应坚持的责任和底线,在庸俗化道路上越走越远。一般来说,游戏娱乐节目是生产欲望的节目,进而生产欲望的主体。欲望生产可以刺激人的好奇心、功利心,带来高收视率,高收视率则意味着大把大把的金钱。“变着法儿地生产欲望”是游戏娱乐节目的生产逻辑。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应该忘记电视的根本使命保持媒介的可接近性、文化的多样性。一味看重广告效益是庸俗化和忘记责任担当的表现,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不少节目虐待动物,背离了基本的伦理要求。

早在2004年,在北京,有电视台的摄制组拍摄三楼抛猫的节目,就引起群众对虐待动物行为的抗议,而2005年旅游卫视 “怪怪大学堂”为证实猫从高处摔下是否能安然无恙,一只小猫成为电视栏目的实验品,被从四楼左右的高度抛下。这一期节目同样遭到众多动物保护者的抗议。相比之下,《奇妙的朋友》似乎文明一些,似乎没有问题,只是真的如此吗?

面对国际组织的抗议声,必须认识到,保护和尊重动物福利具有足够的正当性,应得到我们的正视而非熟视无睹。现实中,尽管保护动物福利作为一种理念正在被公众所接受,但是,在我们身边,虐待动物或不自觉间忽视动物福利的现象并不少见。常识告诉我们,人和动物是相互依存的生命共同体。可以说,生命没有等级之分,必须像敬畏人的生命意志一样敬畏所有的生命。善待动物与善待人类是等同的伦理要求。更何况,动物具有感受痛苦和应激、认知的能力。这是看待抗议的起码立场。

从这档节目,广大电视观众看到了娱乐性,电视台收获了收视率和商业利益,但这些国际组织看到了问题,指出“为了制造娱乐性的故事情节,这些动物被置于潜在的有压力和有害的环境中,野生动物专家认为这样做违背动物的天性。”那么,我们该如何看待动物的压力和天性,又该如何认识和接受这种抗议呢?

《奇妙的朋友》看似创新,却忽视了动物福利,是对公众的误导,或者说制造了一个陷阱,只是自己不觉得罢了。电视节目具有娱乐功能、认知功能和教化功能。在消费社会中,享乐主义、物质主义和感官主义到处弥漫,人们追求的是感官的刺激和浅层的娱乐效果。面对这样的状况,电视节目要生存,当然要追求娱乐性以赢得市场,但这种娱乐性不能误导公众,不能以丧失教育和审美功能为代价。简单地说就是,可以娱乐,但不能过度,娱乐仅仅是外在的形式和效果,不能让内容低俗化和有害化。